公务员自首式举报拿超20万工资:我没上班吃空饷13年

封面新闻记者 刘秋凤 柴枫桔 实习生张弋凌宇 邹阿江

在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区政界中,陈景云无疑是不受待见的刺头。

“我没上班吃空饷13年了。” 近日,59岁的陈景云再次实名举报自己。他曾担任零陵区七里店街道办纪委书记兼人大联络组组长、街道办事处党组成员。

“他好像来打了卡的。”9月3日,七里店街道办的相关工作人员给出这样的回复。

“陈景云一直在上班,没有离岗。前段时间他还给我们发了短信还说了些事情……”记者致电零陵区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也得到了类似的答复。

在很多人眼里,陈景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异类”。他是体制内公务员,却执着于举报政府部门。他每月不上班领工资,却年复一年自曝自己“吃空饷”,想要吸引更多关注。从2007年至今,13年的时间里,他死磕一件事:举报自己和当地部分干部一起“吃空饷”。

早在2014年,陈景云就被媒体密集关注,掀起社会对“吃空饷”问题的热议。如今沉寂6年后,陈景云又翻“旧账”,再次高调举报,原因为何?

9月2日,59岁的陈景云接受封面新闻的采访,聊了他“豁出去”的人生,他的举报之路,以及他对未来的担忧。

陈景云到底有没有上班?这似乎是一个谜。

“我今年一次上班卡都没有打,可调查。”9月2日,陈景云对封面新闻记者坚称,他没有上班,一直在吃政府财政的“空饷”。

9月3日上午,记者致电陈景云的工作单位??永州市零陵区七里店街道办事处,询问陈景云的在岗情况。“他好像来打了卡的。”接电话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陈景云在“六大战役三大品牌组”,应该是上了班的。同时,该工作人员也证实,上班每天早上需指纹打卡。如果他来上班,肯定有打卡记录。

“我再核实一下,他给你们说了这个事情,没给我们反映这个问题啊,他说自己现在还是吃空饷,没有这个情况。”零陵区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其再核实一下情况再给记者回复。但截至记者发稿时,并没有收到相关的回复。

当事人向媒体“自首式”爆料,与用人单位各执一词。陈景云到底有没有去上班? “他们会强调我一直上班。如调查出我没打卡(记录)后,他们也许会说,我住院了,我生病要在家里休息,或说我要照顾儿子等……”对于用人单位的回应,陈景云似乎一点也不意外。

“街道办事处纪委书记要我从明天开始去打卡。” 9月3日下午,陈景云被街道办约谈后,他告诉记者,他9月4日将去街道办打上班卡。这是他今年第一次打卡。

按照陈景云的说法,他不上班,工资照领。

“2007年到2014年期间,我没有上班,但拿了20多万元工资。”陈景云说,现在他工资高一点了,每个月能拿5千多元。他愿意把自己45岁到现在吃的空饷钱都退给政府。

为何是45岁?这一切还得源自陈景云45岁时与当地组织部部长的一次谈话。

至今他依然能回忆起谈话内容:“你的表现非常优秀,工作成绩非常突出,大家对你反映也非常好……”这次谈话后,他的身份成为一名“改非”干部,正式加入到当地“吃空饷”的大军中。

什么是“改非”? “改非”即领导职务改为非领导职务。1993年公布的《国家公务员暂行条例》,根据公务员是否承担领导职责的标准,将公务员分为领导职务与非领导职务。2006年1月1日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继续延用了这个规定。

根据新修订公务员法,过去的“非领导职务”表述成为历史,取而代之的是“职务”与“职级”并行的运行模式,将非领导职务改造为职级,明确综合管理类公务员职级序列由高至低依次为:一级巡视员、二级巡视员、一级调研员、二级调研员、三级调研员、四级调研员、一级主任科员、二级主任科员、三级主任科员、四级主任科员、一级科员、二级科员,改革成果被法律巩固下来。

“我现在是四级调研员。” 陈景云告诉封面新闻记者,根据相关政策,“他正科满15年,解决了副处、四级调研员待遇。”

陈景云的“自首”行为并非首次。

早在2014年,陈景云就“火”了一把。当年,他自爆自己“吃了7年空饷,诈骗国家20多万元”,将矛头直指永州市零陵区的部分基层官员吃空饷问题,引发全国媒体关注。陈景云接受了各大媒体采访。

如今在网络上搜索,依然能找到陈景云的各种实名举报信。在天涯社区中,陈景云于2014年6月9日上午8点31分注册了账号,当天就发表了5篇帖子,可见他对“举报”一事准备充分。他前后一共发表了10篇帖子。其中被媒体广泛提及的有两篇:《一个来自基层干部的自我忏悔》、《只要能把贪官送进监狱,我愿意首先进监狱》。

实际上,早在2013年3月9日,陈景云就在网络上发帖,列举了十七条零陵区存在的腐败问题。他称“近几年来,实名举报零陵区的腐败问题后,不仅腐败分子没有被查处,反而却遭受了疯狂的报复……”

2014年6月,他网络公开实名举报永州市零陵区创建国家卫生城市“变了味”,是“政绩化妆品”。 2015年,他再次在网络实名公开举报,其单位2名一般干部“吃空饷”且对自己打击报复。2019年,他又举报零陵区朝阳办事处部分公职人员“吃空饷”……

陈景云用了十几年的时间,死磕“吃空饷”这件事,仿佛把自己的人生豁出去了,成了举报专业户。

这背后的原因为何?陈景云在微信上回复封面新闻记者,“一是我向组织和媒体反映的吃空饷问题,零陵区不用事实来回答问题;二是我举报后一次在大街上被人殴打,一次家里被砸,报案后至今案子未破,我担心哪天我和家人是否会出更大的问题……六是我现在重病,随时都有死亡的危险,如果我反映的问题没有一个说法,我死后,别人对我举报的动机会众说纷纭,甚至有人会污蔑诽谤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