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痛批学术期刊发布赞美导师论文:毫无底线

近日,一篇刊发于核心期刊《冰川冻土》的论文,在舆论场中引发轩然大波。原因在于,作者在正文中,用较长篇幅大谈特谈“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

这篇论文在众多严谨科学的学术论文中显得格外另类,堪称奇文。无论“望之可让人顿生一种崇高感”,还是“近处让人能感到春草的芬芳,优美感四溢”……这类表述不像学术语言,不合学术规范,为何能出现在学术期刊上?奇文背后有很多对现实的追问。

赞美导师或撰文感谢导师是人之常情,但将师生关系庸俗化实属不当,用这么一篇论文登上专业领域核心期刊,更是对学术尊严的一种侮辱。据报道,《冰川冻土》主编与论文作者是师生关系,让一篇明显夹带“私货”的论文,发表在大家珍视的核心期刊上,正常的把关流程在哪里?基本的审核机制在哪里?起码的学术底线在哪里?

学术期刊不是个人的菜园子,不能想种什么就种什么。如果公器私用,将公共资源私有化,成为“门生”的自留地,毫无规范和底线,不仅伤害公共利益,更寒了严谨郑重的学者们的心,污染学术空气,败坏学术生态。

《冰川冻土》期刊主编已辞职,该期刊也发表了撤稿声明。论文易撤,质疑难消。一个细节是,涉事论文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人们有理由追问,这篇论文有没有申请到国家科研资金,是否有宝贵的科研经费用在这种地方?中国科学院表示将尽快成立调查组,认真调查相关问题,媒体、公众、学术界都将持续关注此事,人们期待通过彻查捋清事实,查出问题,并依法依规追究责任。

公众之所以对多年前发表的一篇论文较真,是因为学术尊严不能被亵渎,国家的学术期刊不能沦为个人谋利工具,学术不能圈子化,科研资金更不能落入宵小之徒手里。学术公信力靠一代代正直学人长期培植而成,抵制学术歪风,全社会责无旁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