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被迫写“性行为检讨”后,老师认为校长有担当,学生觉得太狠

九派新闻记者 覃钰钰

事情发生在这所乡镇学校里,当地许多人认为这是可以理解的,只不过“太狠了”。

11月30日晚,山西临县的安业九年制学校,校长任壮飞把5个男生叫到办公室,随后又把女生小娟(化名)叫到办公室里,让她写下一份露骨的“性行为”检讨书。男生们说,校长打人使用的工具是金属制床腿,长约1米,横截面为正方形,打在屁股上特别疼。

事情已经过去一个多月,孩子们身上的伤痕渐渐消退,学校也已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家长继续把孩子交给学校,然后校门关上,学生们在里面学习和生活,等待着说不清楚的未来。

女生被迫写“性行为检讨”后,老师认为校长有担当,学生觉得太狠了

安业乡。九派新闻记者覃钰钰摄

被默许的体罚

小布(化名)是那天晚上进入小娟宿舍的几位男同学之一。按照他们的描述,女生宿舍门已经坏了很久,锁不住,晚上熄灯后,他们溜了进去,都只是在床上坐着,没有人在那过夜。

学校进行了调查。校长任壮飞把他们这些人挨个叫进办公室,问他们“怎么进去的”、“过去干什么”。他们也都挨了打,校长说只是用毛笔敲了他们,他们则说是用铁棍。

任壮飞让小布几个人写了检讨。对于小娟和另一个男生,任壮飞认为他们在早恋,甚至发生了性行为,他要求二人必须写一份有关“性行为”的检讨。这对二人造成了伤害,小娟回到家后一直缩在角落里不愿露面,男生则做了好几天噩梦,他妈妈一直听到他喊“别打我”。

此事引起了关注。12月20日,当地政府通报,任壮飞已被免去校长职务,并被行政拘留15天。

学校的一位老师对这样的处罚感到不满。12月25日,他给九派新闻记者发来了一段文字。在这段文字里,他认为校长是有担当的,“他在面对学生的‘青春期之放荡不羁’时刻,没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是极为严苛的拿起了教鞭”。

关于此事,受访的学生和家长们的普遍态度是,可以适当惩罚,但不能这么狠。还有人说,“不应该用铁棒打,木棒可以”。

此事对小布似乎并没有造成困扰,他已经不止一次挨老师打了。他是一个游戏迷,声称自己是班里“吃鸡”最厉害的。他平时由爷爷奶奶照看,奶奶劝过他少打游戏,可不管用。说他不管用,拍他不管用,去抢手机也不管用。

学校放假,小布回到家就瘫在黑色旧沙发上玩手机。“吃鸡”游戏热热闹闹的声音上方,一张“成绩优秀”的奖状静静悬挂着,时间落在两年前。

那时小布还在初一重点班就读,平时成绩不错,尤其是语文,期末还拿了“成绩优秀奖”。然而到了下学期,有一门学科没学好,一次考试才考了28分。那位老师就拿了一根PVC管要惩罚没考好的学生,他是其中一人。

PVC管子落在屁股上,每落一下他在心里念一下。1、2、3……老师一共打了20下。疼,太疼了。他回家告诉爷爷不想再被打了,不想待在这个班了。

回忆起孙子被殴打的情况,爷爷拧着眉头捂着胸口,“想起来,很难受”。他没找老师讨个说法,因为他认识老师的父亲,不好意思开口,只是默默给孙子办了转班??从重点班转到普通班。

小布上小学时挨打更多,用他的话说那时是“天天打”。有一次因不写作业,他被老师打了耳光。可这样的管教并未起到作用,挨打之后,他依旧不写作业。

为什么不写?“(为了)气他。”小布说。

该校另一位学生说,上小学五年级时,因为不写作业,他也被老师用拖把的把子打过,但他觉得这是可以接受的强度,既不太疼,又能起到威慑作用。

在安业九年制学校,老师体罚学生似乎是件被默许的事情。根据《北京青年报》的报道,在小娟哥哥的概念里,老师打学生在当地很常见,屁股上踢两脚、轻微罚个站,或者拿小棍敲两下手心,都是可以理解的。

矛盾的事情正在发生

如果因为老师常体罚学生而认为安业九年制学校管理严格,似乎又有失偏颇。

一些矛盾的事情正在发生。小娟母亲说,“说严的话,怎么能让男生进女生宿舍?说不严的话,又怎么能把孩子打得这么严重?”

学校给学生们安排了班主任和生活老师。班主任管学习,放学后可以回家;班主任离开后,学生们的生活起居由生活老师负责。宿舍区是一栋两层楼房,容纳137名寄宿生,分配了三个生活老师。

生活老师每晚巡逻,不让学生们带手机去学校。一名学生表示,他周围确实没有学生带手机去学校,害怕被生活老师发现。尽管他说不出被发现的后果如何,“说不上来,但很害怕”。

可生活老师并不能每时每刻照看到每个地方。一名学生说,生活老师虽然住在宿舍区、每晚巡逻,但等他们睡着后??老师宿舍的灯熄灭后??就可以“胡作非为”了。曾有学生在老师睡着后讲话、吸烟。

学校作息时间紧凑,但课业压力并不大。一位普通班的学生告诉九派新闻记者,学校从早到晚都在上课,不会特地留出一段时间给学生写作业,作业安排得很少,下课就能完成。

一名老师告诉九派新闻,学校在临县的学校中教育水平属于中上游,但与城区学校依然差距很大,“根本没法儿比”。根据公开资料,2019年中考,安业九年制学校只有5人上了600分,县城里的利民学校有73人,临县四中有151人。

学校从小学到初中共9个年级530人。初中部每个年级两个班,每个班20来人。学校还分了重点班和普通班,成绩好的上重点班,成绩差的留在普通班。重点班上10天课休息两天,普通班上10天课休息4天。

九派新闻记者采访了多名普通班学生,他们大多对未来没什么规划,“活一天算一天,最好能考上高中”。

女生被迫写“性行为检讨”后,老师认为校长有担当,学生觉得太狠了

临县县城。九派新闻记者覃钰钰摄

失落的乡镇中学

临县地处黄河中游,东屏吕梁山,西临黄河与陕西交界。根据光绪《山西通志》记载,临县因县城东临湫水而得名。湫水是黄河的支流,临县的母亲河,自北向南穿城而过。河两边是密不透风的丘陵,即便在县城,还能看到丘陵上窑洞的痕迹。安业九年制学校就在县城以南5公里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