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童被邻居砍伤索赔医疗费未获支持”改判:社会捐助不能免除侵

时隔一年半有余,四川隆昌的5岁女童小雨(化名)仍未康复,不仅行走不便,说话也受影响。一切都源于去年5月的一次“伤害”,当时在路边玩耍的她被突发精神疾病的邻居砍成重伤。

image.png

二审庭审现场 图据中国庭审公开网

事后,除医保报销外,小雨住院及门诊治疗费花费10万余元。然而,在提起诉讼向邻居索赔时,一审法院以社会捐助已弥补医疗费用损失为由,未支持其主张的医疗费用赔偿,仅支持或酌情支持了残疾赔偿金、精神抚慰金、交通和住宿费用等。此事经红星

新闻

首发报道后,一审判决引发关注,小雨方也提起了上诉,认为社会捐助是赠予,不能免除侵权赔偿责任。

12月28日,红星新闻记者从内江市中级人民法院获悉,二审改判并支持了小雨的上诉请求,认为第三方救助非减轻侵权人责任法定事由,并由此判决案涉医疗费10万余元应由小雨邻居承担。

【案件回顾】

女童被精神病人砍伤

索赔医疗费未获一审法院支持

小雨家住隆昌市响石镇某村,去年5月5日下午,她随奶奶在路边玩耍时,被突然发病的邻居王某手持篾刀砍伤。

据隆昌市人民法院审理查明,王某自2002年起出现精神异常,曾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先后三次住院治疗,出院后长期门诊治疗和服药。小雨在送医后被诊断为重型脑伤等,后经转院治疗于去年12月好转出院,但医嘱要求继续系统康复诊疗。

image.png

法庭外,不能独自行走的小雨由奶奶陪伴着

住院治疗139天,除医保报销11万余元外,小雨方自行支付5.8万余元。出院后,小雨接受门诊治疗和康复理疗,花费门诊治疗费4.3万余元。一审法院还查明,事发后,王某的丈夫黄某向小雨方支付40200元,小雨父母通过水滴筹、轻松筹获得捐助13.7万余元,响石镇政府给予困难补助和职工捐款2.3万余元。

经鉴定,小雨颅脑损伤后软化灶形成,伴有神经系统症状属十级伤残。王某在案发时处于精神分裂症发病期,对于本次作案实施的违法行为无刑事责任能力。后法院作出强制医疗决定书,目前,王某正在医院住院治疗。

小雨出院后,父母作为其法定代理人,代她向隆昌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王某及黄某连带赔偿住院医疗费5.8万余元、门诊治疗费4.3万余元,以及护理费、营养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等,总计18万余元。庭审中,黄某辩称,小雨获得的赔偿款及社会捐助已能完全填平各项损失,他也尽到对妻子的监护义务,自己没有责任。

法院在审理后认为,小雨因身体受到伤害,其有权依法主张医疗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等损失。在核定小雨主张的合理损失时,法院认为,住院医疗费和门诊治疗费已由小雨方支付,属财产性损失。而水滴筹、轻松筹以及政府捐款是具有社会性和针对性的,即为了帮助小雨解决治疗费用困难问题,此款足以弥补其主张的医疗费用损失。小雨再次主张医疗费10万余元,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其也不能因他人的侵权行为而获益。财产性损失已由社会捐助予以弥补,小雨对此不能重复主张,故法院对小雨主张的医疗费用10万余元不予支持。

此外,对于黄某辩称的自己没有责任,法院经审查,事故发生时,小雨随监护人在农村户外公共区域玩耍,伤害事故是因王某自身病发产生幻听而无故持刀伤害小雨所致,且事故发生时王某的监护人黄某未在场,也未在家,系事后赶回。为此,法院认为,小雨及其监护人对此次事故的发生没有过错,黄某未举证证明其尽到了监护责任,故小雨的合理损失应由被告承担。

据此,法院认定小雨的各项合理损失72480元应由被告方承担,扣除被告已支付的40200元后,被告实际还应承担32280元。今年10月21日,隆昌市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王某赔偿小雨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抚慰金和交通住宿费等各项损失共计32280元,赔偿费用从王某个人财产中支付,不足部分由黄某赔偿。

【受害方上诉】

社会捐助是赠予

不能免除侵权赔偿责任

因不服一审判决认定的社会捐助弥补医疗费损失,小雨方提起上诉。11月25日,该案二审在内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小雨的代理律师曾从刚在陈诉上诉请求及理由时说,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判决两被上诉人赔偿上诉人各项损失18万余元,并判决两被上诉人承担连带责任,一审、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上诉方认为的事实和理由为:一审法院认定小雨重复主张医疗费10万余元系事实认定错误,小雨获得16万余元社会捐助是以小雨名义向社会发起,捐助人捐助作为一种赠予行为,受益人是上诉人,系赠予合同关系。而被上诉人王某将小雨砍伤,系侵权行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并赔偿医疗费,不应当因为小雨获得了捐助,而免除侵权责任。

对此,被上诉方答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理应得到维持。事发后,王某的姐姐帮小雨在轻松筹发起募捐,其目的是为了填平小雨在接受治疗期间产生的费用和损失。水滴筹和轻松筹获得的捐款,大部分资金来自王某的亲属。此外,黄某还称自己尽到了监护义务,王某的法定代理人、姐姐认为王某家庭贫困,在借债赔偿后,更是雪上加霜。

王某的法定代理人还称,轻松筹是自己发起的,捐款对象是小雨,获得了捐款23139元。此外,水滴筹获得的11万余元捐款中,大部分也是他们的亲朋好友转发和捐助的。对此,小雨的爷爷表示,水滴筹的捐款都是给小雨的,其中有不少是自己亲朋好友捐的。

曾从刚在法庭辩论中表示,小雨受伤后医疗的资金来源之一是水滴筹和轻松筹捐赠平台,但平台的资金来源是赠予关系,受益人只能是小雨。通过两个平台筹集的资金,受益人不应是双方,更不可能是被上诉方。捐赠平台的资金来源包括小雨亲朋、被上诉人亲朋、同村组邻居和干部、陌生人,四个方面的捐赠受益人均是小雨,双方均无法区分平台上的资金来源哪些来自各方亲朋,被上诉方如要主张权利,应承担举证责任,但被上诉人没举证,应承担举证不能或举证不力的责任。因此,水滴筹和轻松筹款的捐款属于社会人士对小雨的赠予行为,不能免除被上诉人的赔偿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