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www.yyzxtg.com > 都市小说 > 强势重生:傅少的学霸小甜妻 > 第七百九十七章 更何况是别的男人
    她的眉心一拧,思绪瞬间变得紧绷,连忙聚精会神的躺着。

    云肆也恢复平常没醒来的模样,静静躺在床上,依旧提高警惕。

    这里的门全都是古式的木门,用一块小木头插着。

    对方用刀子一翘,便将小木头挪开,门从外,小心翼翼的被推开了。

    容一手心慌慌紧握,眯着眼睛,借着月色看外面的情况。

    漆黑中,有一个高大的男人身影从外面做了过来。

    他的体型十分高大,如同一头熊一般。

    容一还想装睡,可对方已经摸到了床边。

    他搓着手,朝着容一的身上摸去。

    “小美女,从你来的那天,我就觊觎你了,今晚,总算有机会过来了。”

    话落,他的手已经落在容一的脸上,重重摸了一把。

    “啊!”容一瞬间惊醒,撞了下云肆的手臂,猛的从床上跳起来。

    她紧张的大喊:“你要做什么!你放开!你放开我!”

    “小美女,你别怕,我只是想疼疼你。我会轻点,不会弄疼你的。”

    男人捂住她的嘴,将她压在了床的下方。

    就那么压着云肆的腿!

    云肆毫无反应,可他的眉心,已经紧紧拧了起来。

    一旦起来帮助容一,他醒来的事情就彻底曝光了。

    可是不帮,要看着他所喜欢的女人,就在他的床上被人欺负?

    思索间,“唔唔唔……”

    容一在床上使劲的挣扎,偏偏还不敢动用蛮力将男人推开。

    她有身手的事,也不能暴露。

    这一纠结的空档,男人已经“嚓”的一声,扯破了她的衣服。

    听到衣服碎裂声,云肆被子下的大手,瞬间紧握成拳头。

    他下意识的就要坐起身,将那个男人打成肉泥,可还没有动作,他的小腿忽然被人用力一拧。

    是容一的手……

    容一的手在黑夜中钻进了被子,拧了他一下。

    即使此刻害怕极了,即使恶心到了极致,但、无论如何,云肆不能醒来!计划不能穿帮!

    否则,城内的人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他们,她也将彻底失去营救傅深的机会。

    哪怕男人已经将她的外衫撕开,可她眸中里,还是燃烧着坚定。

    眼见着男人就要亲啃她的脸,她忽然从被子下,抓出一块石头,重重的砸向男人的头。

    “砰”的一声,男人瞬间头破血流,连退了好几步,捂着额头上的伤,愤怒的骂:

    “你竟然敢打我!我弄死你!”

    “你是坏人!我要去告诉城主!”

    容一小巧的身姿猛的窜了出去,才冲着那边的石城就大喊:

    “快来人啊!快来人啊!南婶!秋叔!城主!你们快来帮帮我!有人要欺负我!”

    她扯着嗓子,声音十分的大。

    即使隔着很远的田坎,依旧惊得那边的狗不断的开始叫。

    瞬间,全城的狗都在吠。

    “算你狠!”男人狠狠瞪了眼容一,快速从门口冲了出去。

    他高大的身体,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容一狠狠松了口气,也顾不得整理自己的衣裳,就站在门口,呜呜呜的委屈的哭着。

    南婶等人听到动静,举着火把匆匆的赶过来,就见容一一个小姑娘、头发凌乱、衣衫破碎的蹲在冰冷的石头地面,眼泪不断的流。

    南婶心疼极了,快速上前搂着她,问:

    “发生什么事了?”

    “呜呜,有人……刚才有个男人闯进了我屋子,意图对我不轨,呜呜……好害怕。”

    容一如同受惊的小鸟般抱着南婶,眼泪鼻涕哗啦啦的流。

    南婶和众人心疼至极,愤慨的道:

    “到底是谁竟然连这个一个小女生都不放过?”

    “我们石城竟然有这样的人?太可恶了!”

    “必须把他揪出来!必须重惩!简直是败类!”

    ……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皆是愤怒至极。

    容一看得出来,他们不是伪装。

    也就是说,这件事,不是整个城里策划的。

    她松了口气,继续抽泣着说:“太黑了,我没看清他的长相,但是他长得很高很壮,我用石头砸伤了他的头。”

    “你放心,你既然住进石城,并且在石城里发生这种事,我们就一定会给你个公道。

    你先好好消息,我们这就回去禀告城主,一定把那个男人抓出来,向你道歉认错!绝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第二次!”南婶安慰。

    容一点着头,感动的将她们送走后,才回到自己的屋子。

    关上门,这次她抵了一条凳子。

    所有的人全都走远,周围,又恢复了宁静,只有不远处的狗吠声刺耳。

    云肆忽然从床上坐起来,目光暴怒的盯着她:

    “容一,为了傅深,你就那么豁得出去?”

    明明只要他起来就可以帮她,可她先是撞他的手臂、然后是拧他的腿,每一个动作,都在提醒着他不要冲动。

    天知道那一刻他有多生气,但、是她发出的信号,他不得不听。

    容一解释道:“我在这里住了几天,发现他们的民风都很淳朴,而且每个人都很善良,和外面的人压根不一样。

    这种事情,按理来说是绝不可能发生在这儿的。加上前面那么多天没发生意外,今天你刚醒就出事了。

    这显然,是他们刻意安排来试探的!”

    “那又如何?你有没有想过万一呢?万一是真的,为了不破坏计划,为了救傅深,你就连自己的清白都不顾?”云肆咬着牙挤出话问。

    说完后,他又冷冷一笑,“我倒是忘记了,为了傅深,你早就愿意把你自己交给我,更何况是别的男人。

    在意你,是我自己没事找事!”

    愤怒的骂完,云肆挪到最里面背对着她便开始睡,丝毫不打算再理她。

    容一眉心微皱,想说什么,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他说得对,只要能救傅深,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她的底线都可以打破。

    什么时候起,她变得这么懦弱了?

    为什么和傅深一路走来,要面对这么多的坎坷?不该是这样的才对……

    躺在床上,想着刚才的惊险,想到还没有一丁点消息的傅深,眼泪、情不自禁的从眼眶中滚涌而出。

    看小说就上《笔趣阁小说网www.yyzxtg.com》

http://www.yyzxtg.com/0_336/4755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