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www.yyzxtg.com > 都市小说 > 第一侯 > 第五十四章 小事一桩
    巷子里传来打斗声叫声骂声,街口巷尾,包括巷子里的墙头上都有人立刻窥探,但也只是窥探,看到两个衣着华丽的男人打在一起,大家并没有惊叫喧哗,更没有喊报官......

    麟州的官府那么忙,麟州的人那么多,谁管这些小事。

    向虬髯被按在地上,他喊:“别踩.....”

    话没说完,一只脚就踩在他的脸上,话也被踩回去。

    “没完?没完?没完?”李敏狠狠跺了几下,“是我没完还是你没完?”

    向虬髯气的跳脚,要不是看在这只脚上穿的鞋子漂亮的份上,他就要吐口水了。

    “当然是你没完!”他在抬脚的空隙喊道,“大叔,不就是一朵花吗?你还没完没了了。那朵花再美再金贵,能有我美我金贵?插在我头上是不枉花生了,你应该高兴才是。”

    李敏一脚将他踩进泥沙里:“你长的这么丑,还敢跟花比美!”

    向虬髯能从这人抬脚的空隙说话,但却不能躲开,只得被踩在地上摩擦。

    这个打架一点也不激烈,窥探的民众有些无趣,新来的看热闹的询问:“为什么打架?”

    先前的民众想着听到的叫骂:“好像是比美。”

    新来的围众看看地上的男人再看看站着的男人,点头:“是难分上下啊。”

    .....

    .....

    李敏看着而被踩的一脸泥的向虬髯,满意的点点头,抬脚在他身上擦鞋......

    站在不远处的仆从忙提醒:“小爷,正事,正事。”

    在李敏抬脚的一瞬间,向虬髯从地上鱼跃向前,因为仆从一句话,李敏的脚又落下,虽然没能踩住向虬髯的脸,但踢在他的腿上,伸手将他拎住,反手按在墙上。

    “那个....”李敏眼神有些茫然看仆从。

    啥正事来着?

    仆从无奈走近些,用口型说了项云两字。

    李敏哦了声,想起来了,按着向虬髯的脖子,在他耳边低声问:“我就说你是没完没了,你怎么又回来了?”

    被按在墙上向虬髯说话不受影响,声音淡然:“某以四海为家,回家怎么了!”

    李敏捏着他的脖颈拧了拧,道:“别跟我装模作样,你是算着项云伤养的能出来走动了,就回来了继续刺杀了吧?”

    项云虽然经历过战败重伤,但因为前一段指挥防守麟州,又再一次重新回到众人视线,声名还更上一层楼......受伤的坐着轿子都能将围麟州多时的叛军击退百里,不是勇将是什么。

    至于先前战场陷入围困重伤,那又算什么,受伤的人都是英勇敢战的。

    皇帝朝廷是麟州人的天,项云就是顶着天的柱子。

    项云清廉勇猛善战,爱民护兵尊将,提起项云没有一个人说坏话,这样一个人人敬爱,关系大夏,关系每个人的生死的人,竟然有人要刺杀他,那此人是多大的恶人啊。

    向虬髯被这样直接问,没有半点恶人的惊恐,傲然一笑:“项云一日不死,某一日不死。”

    李敏呦呦两声:“那可不一定,我杀了你你又能怎样?”

    要说的又不是这个,仆从只能走过来自己低声问:“谁让你杀项云的?”

    向虬髯侧着脸斜着眼看了眼这个壮童:“当然是某自己。”

    “你不用问啦,管它谁呢。”李敏对仆从道,再次捏着向虬髯的脖子狠狠拧,“你能杀得了谁?你能杀得了.....”

    他的话没说完,手里一滑,胸口一痛,向虬髯竟然蓄力挣脱了他的束缚,长手长脚灵活的几个翻转,躲过了仆从的拳脚,人翻上墙头飞奔向街口.....

    巷子口墙头上看热闹的人顿时乱叫着避开,唯恐踩破自己的头,伴着吱哇乱叫,向虬髯没入嘈杂的街上。

    李敏甩着手一脸嫌弃,叫住要追的仆从。

    “他在麟州跑了不用管。”他说道,“还跟以前一样盯着项云就行。”

    至于这个刺客是什么人来自哪里叫什么,他才懒得理会,他只是要看他杀人而已。

    仆从走回来问:“小爷去见公子吗?”

    “人丑还用什么粉啊!粉也丑,黏我一手。”李敏将手在仆从身上擦了擦抱怨,摇头,“你去吧,我不去,李奉安可没说让我带孩子。”

    现在有这么多人带孩子呢,韩旭来了,剑南道也不用他操心,李明玉这边将官们得心应手,大小姐那边更不用说,楚国夫人当上了,丈夫,前夫,情夫都有了......

    想到这些他就忍不住笑。

    “我给大小姐多做些胭脂水粉,都是天下最好的。”

    仆从知道他的脾气,也不相劝,应声是自去了,不多时就回来了,带来了一个新消息。

    项云要去京城了。

    “还没打听出来是做什么,很私密,越私密的事越有问题,肯定对大小姐不好。”仆从一脸肃重,“公子和大家都很担心,怪不得适才看到姜暗急急忙忙的回京去了......”

    他的话没说完,原本在专心磨指甲的李敏啊呀一声抚掌:“那太好了。”

    好?仆从眨眼。

    “我还说那项云躲在皇宫里不出来,这下好了,他要出门走那么远的路,我们就能跟着看那小子刺杀他了。”李敏眉开眼笑兴致勃勃,扔下小挫刀,“你猜这小子几次能成?我高看他了,应该问,这小子能出手几次?”

    仆从有些无语:“小爷,项云此行威胁小姐.....”

    李敏嫌弃的看他一眼:“你傻啊,项云要是被那小子杀了,还有啥威胁?”

    也对啊,仆从恍然,忍不住自己也笑了,是有点傻啊。

    “不过,他要是杀不了呢?”仆从又问,虽然是问话,但脸上没有丝毫的担忧,反而笑意依旧。

    他看着李敏,那小子杀不了,小爷出手的话天下谁又能逃得了?

    李敏哦了声,将象牙妆奁合上:“大小姐就应对啊,元吉他们都在呢。”

    行吧,小爷还是小爷,仆从不再问了,主动将象牙妆奁收起:“我把咱们的东西装好。”

    李敏指点:“别忘了带我新做的枕头,离了它我睡不好。”

    ......

    ......

    皇宫窄小的一间室内,一个老仆也在收拾东西,满是担忧:“老爷身子还没好呢,走这么远的路。”

    项云在案前看舆图,闻言笑了笑:“走路也可以养身子,身子在哪里养都可以,路可不是随时都有。”

    老仆感叹:“老爷太辛苦了,家里要是多些人帮忙就好了。”

    项氏虽然也是个大族,但到底是底蕴太薄了,比不上那些豪门望族枝繁叶茂。

    “不是我们底蕴太薄了。”项云道,“是我们没有机会。”

    先前的大夏盛世太平,大家族们枝叶繁茂,便越枝叶繁茂,将这天遮挡的密密麻麻,现在好了,大树乱倒下,才有他们崛起的机会。

    机会也是要靠自己把握的。

    想一想,如果李奉安不死,现在他项云估计不知道在哪里替李奉安领兵打仗,为李奉安增光添彩,看李奉安枝繁叶茂。

    哪像现在他成了皇帝的左膀右臂,只是可惜,剑南道那么多兵马不能成为他的左膀右臂了。

    不过机会又来了。

    项云看着案上摆着的明黄卷轴,李明玉吵闹着不让陛下回京,想要把皇帝挟在身边,他心里当然也是如此念头,但是他也愿意让陛下回京,回到一个只有他没有楚国夫人的京城。

    他伸手拿起卷轴,如朕亲临四个字在身前展开。

    在陛下没有回京城之前,他就是京城的主人。

    看小说就上《笔趣阁小说网www.yyzxtg.com》

http://www.yyzxtg.com/0_325/4579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