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www.yyzxtg.com > 玄幻小说 > 武逆焚天 > 第三千零二十二章 行动在即
    匆忙的脚步声自后方快速传来,叶蝉在听到脚步声的瞬间,神情就明显有了变化,下意识的就要转头望去。

    可是就在他即将转头的一瞬间,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那声音明明就从身边之人口中发出,却给人一种飘忽游荡摸不准确切方位的感觉,甚至隐隐还带着一丝回音。要知道此刻两人站在山顶,周围异常的空旷,能够产生回音简直是匪夷所思。

    “做大事之人,定力和静气必不可少,切不可毛毛躁躁。你将来必将手掌大权,所遇到的事情必然也都是大事,所以不管遇到什么情况,坦然面对便可以,决不能让自己的心先乱了。”

    听到身边男子如此说,叶蝉立刻将头转回,深吸一口气,点头道:“父亲教训的是,我……”

    在其身边的男子,眉头猛的皱起,身体内流动的气息也是剧烈波动起来,沉声喝道:“告诉过你多少次,在这帝君山之上,绝不能够用这个称呼来叫我。”

    看到身边男子发火,叶蝉明显有些慌乱,急忙解释道:“叶昌大人勿怪,眼看着我们的计划就要成功了,我这也有些迫不及待想要父子相认,我也是认贼作父太多年,实在忍受不下去了。”

    这站在叶蝉身边的男子名叫叶昌,这名字对于叶氏家族,或者整个叶林高层之外的人都很陌生。但是他所拥有的地位和权利,在叶林帝国却丝毫不比少御殿殿主叶蒙差,甚至还要略高一筹。

    能够身穿“金云翔天袍”的人,整个帝国就只有祭魂殿的大魂祭可以,他与祭祀殿的大主祭,可以说是整个帝国权利和地位,仅次于国主叶山的存在。

    整个叶林帝国的人都清楚,这叶蝉是国主叶山的义子,可是却没有人知道,他竟然是叶昌的儿子。

    “哼”斜眼狠狠瞪了叶蝉一眼,叶昌这才开口说道:“现在才到了真正关键的时候,越是到了这个时候,就越需要稳住,若是刚刚你这称呼被其他人听到,我们这么多年来的努力,甚至有可能会尽付流水,你难道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么!”

    在叶昌说话的同时,会有着一种巨大的压力,让叶蝉不自禁的低下头去,甚至会感到有些喘不过气。这与修为与实力无关,而是一种身居高位,手掌生死大权之人自而然散发出来的气息与特质。

    “报大魂祭,祭魂师墨文有消息传回。”恰在此时,两人背后的竹林之内有声音响起。他的来到却是正好解了叶蝉的尴尬处境,让其忍不住深深的松了口气。

    叶昌听到后,却是直接转头,冷声说道:“你难道看不见叶蝉么?”

    听到叶昌如此说,那竹林之中立刻传出了一阵惶恐的声音,赶忙说道:“小人……,小人见过叶蝉殿下。”

    在这一刻,叶蝉却是突然产生另外一种感觉,就是眼前这位自己一直极为敬重的父亲,这位始终让自己仰望的大祭魂师,有些与平时不太相同。

    只稍加思索后,叶蝉就好像突然明白过来,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后,便好整以暇的微微侧头,说道:“说吧,墨文大人又何消息。”

    叶蝉的转变,甚至让叶昌都感到一丝意外,忍不住目光在其脸庞上略作停留,这才重新望向远处漆黑的天空。

    其实叶昌之所以能够如此快就平静下来,主要的原因还在叶昌身上。叶蝉之所以今天频频出错,实际原因却恰恰来自于叶昌。

    从表面上看并不明显,所以叶蝉最初也没有发现。叶昌其实内心是紧张的,所以他才今天才会表现的这般易怒,同时那种压迫的气息没能完全收敛,以前这样的事从未发生过,所以叶蝉之前也没有察觉到。

    可是就从刚刚,叶昌将怒火宣泄到其他人身上时,他感到自身的压力一松后,立刻就敏感的察觉到了叶昌此时同样紧张。心中不免暗暗苦笑,筹谋了如此久,终于到了关键时候,即使是叶昌也不免表现出来一丝紧张。

    那竹林中的传讯者,略一停顿后,便开口说道:“叶蒙等人已经从净潭郡传送离开,翁本跟我们预料的一样,跟随叶蒙一同赶往卫城了。墨文一切都按照计划执行,现在正在赶回帝都的路上。”

    此刻的叶蝉比之前明显要平静许多,听完手下人的讯息后,转向叶昌问道:“看来藤方那边一切顺利,我们是否现在就展开行动?”

    听到叶蝉如此问,叶昌却是没有立刻表态,反而双目望着黑色的夜空,似乎正在认真思索着什么。

    半晌后,叶昌突然开口问道:“藤方那边,从傍晚后可有消息传来?”

    身后的竹林中的人,没有片刻犹豫的回答道;“不曾有任何消息,最后一次联络是在昨天午后,他将行动的计划和进行情况说明后,就再无法联络上了。”

    顿了顿,那竹林中的人,又迟疑着说道:“连我们安排在其身边的人,现在也没有消息传递回来。”

    听到后面这一番话,叶昌那冷峻的脸庞上,却是难得浮现出一抹笑意,说道:“喔?如果是这样,我反倒更加放心了。不过现在卫城的行动,还不能够说完全顺利,只能说没有超出我们的计划。

    我现在反倒是对卫城的情况非常好奇,帝国方面失去联系,这完全在计划之中。如今反而连我们自己都失去联系,唯一的联系竟然是那血脉玉佩,呵呵……有趣,当真是……有趣至极!”

    叶蝉默默的观察着叶昌,他能够感觉到,此时的叶昌似乎已经放松下来。对方此时表现出来的状态,绝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其一贯的风格,如今已经感觉不到其带有半点压力,可同时又给人一种完全捉摸不透的感觉。

    微微停顿后,叶昌转头看向那漆黑的竹林中,吩咐道;“原本的计划不变,让各方面的人都进入预先指定位置。但是绝不可以动手,有破坏计划者当场处死,在我没有下最后命令前,决不允许有一人暴露。”

    在说出这番话的同时,一种生命随时会被夺走般的感觉弥漫开来,那竹林之中立刻传来阵阵“沙沙”声响,似乎其中那人正在微微的颤抖。不过此人倒也没有忘记,在这个时候,用有些颤抖的声音,回答道:“是”。

    “去吧!”叶昌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那竹林中的人应了一声,缓步后退了一段距离,随即便飞快的离开好似逃命一般。

    此刻又剩下叶蝉和叶昌两人,短暂的犹豫之后,叶蝉忍不住问道:“叶蒙他们的速度,怎会如此快,现在才过去不到一个时辰,他们就已经从净潭郡传送离开,从路程上来看,已经走了一多半的路程了!”

    叶昌却是没有丝毫意外的说道:“他们当然有这样的速度,帝国库存困灵石差不多一半都被他们带走。另外还有库存药物的三分之一,也都被他们带走。这其中有激发妖兽坐骑潜力的药物,也没有什么好意外的。

    另外,表面上路程看起来已经走了一多半,可实际上他们这一段几乎只是传送点和传送点间赶路。当他们真正到了新狩郡后,却是必须要依靠飞行,穿过天屏山脉的范围,那才是最花费时间的。”

    听到叶昌如此说,叶蝉立刻明白过来,同时说道:“所以大魂祭,才特别在天屏山脉外围安排人,要亲眼看着他们开始穿行天屏山脉后再展开行动。”

    叶昌淡笑着望向叶蝉,露出了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只是那笑容之中,却似乎另有一番意味。

    叶蝉从小到大,接触最多的并不是自己的父亲叶山,反而是面前这个叶昌。从第一次知道了对方是自己的父亲后,叶蝉不光接受了自己义子的身份,同时他也非常喜欢自己这个身份,因为自己可以实实在在的帮助到自己的父亲。

    只是从小到大,父亲每一次都只能与自己偷偷见面,偷偷传授自己功法和武技。更是利用叶昌手中的一切权利和能力,来扶持自己在帝国的地位,即使现在叶山已经表现出,要将帝国传承给他的亲儿子叶涛,叶蝉仍然还是能够在叶山面前与其分庭抗礼,到现在都没有落入下风。

    可是这种分庭抗礼,也不过是暂时的而已,随着叶涛的年纪越来越大,到了“行冠礼”之后,也就真正成年了。那个时候叶山也会宣布叶涛为继承人,到了那个时候,不管叶蝉再如何努力,自己这些年来努力的一切,都将被叶涛拿走。

    好在叶昌始终站在自己这一边,为了自己能够拿到本该属于自己的一切,甚至从无数年前,就开始筹划一场行动。

    当东临郡出现变故的时候,叶昌立刻就捕捉到了机会的气味,立刻命令各方面开始动手,并加以推波助澜。

    如今各方面条件已经具备,只待最后发动的一刻,然而叶蝉面对此时的叶昌时,却不知为何在心底里升起一丝陌生的感觉。

    尤其是对方的笑容,其中好像总有一种自己无法读出来的情绪,那种感觉让叶蝉隐隐有些不舒服。

    看小说就上《笔趣阁小说网www.yyzxtg.com》

http://www.yyzxtg.com/0_323/4568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