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北海号”开始,尼亚萨兰在海军建设上的速度在逐渐加快。

    尤利塞斯造船厂当初在建造“北海号”的时候耗时四个月,但是在建造“东湖号”的时候就只用时两个半月。

    “东湖号”建造完成后,造船业的中心转移到爱德华港,这一次一开工就是三艘,只用了两个月就全部建造完成。

    现在爱德华港造船厂已经开始建造属于南部非洲的第一艘快速巡洋舰,这一级别的巡洋舰也被命名为“爱德华级”,一共要建造四艘,全部建成后,将分别部署在爱德华港、德班、开普敦、以及被西南非洲领土包围的飞地鲸湾。

    看上去部署的地区似乎有点分散,并不利于兵力快速集中。

    实际上在非洲来说已经够了,南部非洲最大的对手就是西南非洲和坦葛尼喀,这两个地区根本就没有海军这个编制,南部费会走甚至都不用装备巡洋舰,一千多吨的驱逐舰在非洲海域就能横着走,德国政府如果真的派遣舰队支援西南非洲或者坦葛尼喀,那么英国政府也肯定不会坐视不管,所以罗克不愿意脱离英联邦是对的,这就是背靠大树好乘凉。

    对于世界各国来说,利用外部战争转移国内关注焦点是很常见的方式,南部非洲联邦政府刚刚成立,实际上内部还有很多不稳定因素,布尔人就是最大的隐患。

    无论如何布尔人也是南部非洲的一部分,所以自从尼亚萨兰和坦葛尼喀爆发摩擦以来,远在奥兰治的布尔人也消停了很多,这段时间不给联邦政府找麻烦其实就是做贡献,南部非洲境内的报纸也是这么宣传的,号召全体阿非利卡人团结起来,一致对外。

    现在阿非利卡人不再单纯的指非洲土著或者是布尔人,而是南部非洲所有人的统称,联邦政府官方以及所有的报刊杂志都在刻意淡化种族概念,不管是白人还是华人,只要在南部非洲,那么就是阿非利卡人,大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这里要注意的是,除了白人和华人之外,其他种族并没有被列入阿非利卡人行列,比如印度人和非洲人,在联邦政府官方的所有文件中,都没有涉及到这两个群体,自然更谈不上保护。

    其实一直以来,南部非洲都有很多声音,要求南部非洲所有的印度人离开南部非洲返回印度。

    这个计划真不是罗克推动的,而是杨·史沫资首先提出的,虽然名义上印度人也是英国国民,但是在南部非洲,印度人从来没有被真正接纳,南部非洲的大部分印度人都集中在纳塔尔,德班已经有规模庞大的印度社区,布隆方丹也有很多印度人定居,正是因为布隆方丹的印度人,才导致杨·史沫资对印度人极度反感。

    不得不说,印度人真的不是好市民,他们在生活中极端自私,处处以自我为中心,从不顾及其他人感受,奥兰治鼠疫期间,甘地带领印度人为控制奥兰治境内的鼠疫做出了巨大贡献,有近百名担架队成员因为感染鼠疫去世,这也使得当时的布隆方丹政府允许印度人在布隆方丹定居。

    然后问题就开始逐渐出现,虽然有部分在鼠疫期间得到印度人帮助的布尔人对印度人心怀感激,但是大多数布尔人对印度人极端反感,想想就可以理解,当初布尔人连真正的英国人都敢明目张胆的歧视,对于印度人更不用说,所以针对印度人的暴力行为就越来越多。

    这种现实也逼着布隆方丹的印度人组建自己的社区,抱团对抗来自部分布尔人的恶意。

    杨·史沫资注意到了这个情况,在南部非洲联邦政府成立之前,布隆方丹政府就开始限制印度移民在奥兰治定居,并且试图登记奥兰治境内所有的印度人,为将来清理印度人打下基础。

    甘地曾经因为这件事找过罗克,但是被罗克无情拒绝。

    罗克虽然不喜欢布尔人,但是同样不喜欢印度人,所以罗克才不会管印度人和布尔人之间的那点破事,对于罗克来说,最好布尔人和印度人都离开南部非洲,那样才最符合南部非洲华人的利益。

    “史沫资部长确实是太激进了,上个月为了筹集教育经费,史沫资部长要求取消南部非洲境内的义务教育制度,对学生征收学费,来补贴学校建设,首相最终同意增加对教育部的拨款——”西德尼·米尔纳对杨·史沫资也很有意见。

    南部非洲的义务教育制度是模仿德兰士瓦的教育制度确立的,阿德为了在南部非洲境内推行英语教育,宁愿每年给教育部巨额补贴,也要在南部非洲全境推行义务教育制度,这其实是个好事,但是在杨·史沫资看来,这很明显不利于保持布尔人的文化传统。

    “就算给他们再多钱,他们也不会把钱真正用在推广义务教育上。”罗克满脸鄙夷,联邦政府成立后,德兰士瓦多多少少还从教育部拿到了一些经费,罗德西亚和尼亚萨兰就一分钱都没有,虽然罗克也不在乎这点钱,但是罗克咽不下这口气。

    所以奥兰治境内没有驻军,警察体系也不够完善,罗克甚至把乔·罗素调回比勒陀利亚,担任比勒陀利亚警察局局长,把布隆方丹警察局局长换成布拉德·罗伯特,尽可能为布尔人创造一个宽松条件。

    布拉德·罗伯特是布尔人,乔·罗素担任布隆方丹警察局长期间,布拉德·罗伯特是警察局副局长,和乔·罗素也是面和心不和。

    让一个布尔人担任布隆方丹的警察局局长,并且不在奥兰治境内驻军,罗克的心思也是昭然若揭。

    “得了勋爵,尼亚萨兰已经有了完善的教育体系,从小学到大学应有尽有,教育部的那点经费恐怕你也看不上。”西德尼·米尔纳身为第一秘书,对尼亚萨兰的情况也很了解,有兰德银行的支持,尼亚萨兰根本不缺钱。

    “这话说的,谁会嫌钱多呢——”罗克对西德尼·米尔纳毫不隐瞒,阿德没孩子,西德尼·米尔纳作为阿德的侄子,是阿德最亲近的人,罗克必须和西德尼·米尔纳搞好关系。

    要想搞好关系,最好的办法还是利益输送,所以罗克对西德尼·米尔纳也不吝啬,这一次罗克和亨利、小斯组团收购奥兰治境内的农场,西德尼·米尔纳也有参与。

    收购农场进行的很顺利,罗克和亨利、小斯跟布尔人的关系都不好,所以西德尼·米尔纳就成了最适合出面的人选。

    作为联邦政府的第一秘书,又是阿德的侄子,在南部非洲,西德尼·米尔纳炙手可热,路易·博塔和杨·史沫资也要刻意讨好西德尼·米尔纳,才能和联邦政府搞好关系,所以这段时间,贝专纳农业开发公司已经在奥兰治境内收购了超过五十万英亩土地,占奥兰治境内所有已开发农场面积的十分之一强。

    五十万英亩,大概两千平方公里左右,奥兰治全境也就十三万平方公里多点,所以奥兰治境内的土地价格现在越来越高,贝专纳农业开发公司已经放缓了购买土地的力度。

    这种情况当然也引起了奥兰治政府的注意,只不过南部非洲联邦政府这种模式,奥兰治政府就算是注意到了贝专纳农业开发公司,也没办法对贝专纳农业开发公司进行限制,反而要保护贝专纳农业开发公司的利益,为贝专纳农业开发公司购买土地提供一定程度的便利。

    要不然贝专纳农业开发公司一旦减少投入,那么最后坑的还是奥兰治政府。

    别以为贝专纳农业开发公司不敢这么做,罗克和小斯、亨利联手,在南部非洲无往不利,现在又加上西德尼·米尔纳——

    在一定程度上,这四个人可以决定南部非洲的命运,他们联手对南部非洲的影响力,几乎可以和阿德抗衡。

    “那你可以申请专项拨款,奥兰治就是以专项拨款名义,从教育部得到大量资金扶持。”西德尼·米尔纳给罗克想办法,反正花的都是联邦政府的钱,给谁不是给。

    “你觉得史沫资部长会把钱给尼亚萨兰?”罗克才不会相信杨·史沫资那么好心。

    “你试试看嘛——”西德尼·米尔纳笑的有点诡异。

    罗克就哈哈大笑,朝里有人确实是好办事,有西德尼·米尔纳帮忙,恐怕杨·史沫资就算再讨厌罗克,也要捏着鼻子给钱。

    六月十号,埃里希·冯·法金汉乘坐北海水警旗舰“北海号”抵达尤利塞斯,罗克和西德尼·米尔纳前往码头迎接,然后在尤利塞斯荣耀堡为埃里希·冯·法金汉举行欢迎宴会。

    当埃里希·冯·法金汉听到“荣耀堡”这个名字的时候,埃里希·冯·法金汉脸上的表情精彩极了。

    “别误会法金汉将军,这个名字没有任何含义,早在坦葛尼喀修建荣耀堡之前,这座城堡的名字就叫荣耀堡,之所以使用这个名字,是为了纪念当时我们的民团部队击败了比利时雇佣兵。”罗克还是解释下,这个名字真不是讽刺德国人。

    看小说就上《笔趣阁小说网www.yyzxtg.com》

http://www.yyzxtg.com/0_320/4495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