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曼厉看着陆行厉,笑容绝美而失落:“如果是这样,阿厉,你不用再还我什么了,我们就当从来都不认识,我也没救过你,你无需再为难自己,我自己走就行。”

    说罢,舒曼丽释怀的笑了。

    她在赌,赌陆行厉对她还有怜爱。

    明明她不应该赌的,但是现在的情况,让舒曼丽很恐慌。

    她不能就这样让陆行厉走掉。

    然而,陆行厉还在想刚刚的那通电话,舒曼丽跟他说的这番绝情的话,他没听进去,脑子飞快运转。

    “还是让司机送你吧,这样安全一点。”陆行厉道。

    顿时,舒曼丽的脸色变得更难看,死死攥住自己的手指。

    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走啊。”陆时言懒懒催道,然后对陆行厉说道:“我喝了酒,不能开车,蹭一下你的司机咯。”

    陆行厉随便他。

    倒是舒曼丽现在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她只能自己给自己台阶下,和陆时言上了同一辆车,司机先送她,再送陆时言。

    陆行厉没再管。

    舒曼丽透过车窗看到,他拿出手机一边打电话,一边接过泊车小生递来的车钥匙,立马上车离开了。

    他很急,急着去找谁!

    陆行厉在车里拨打盛安安的电话,没人接。

    他加快了车速,打电话给那家酒店的负责人,查清情况,并且叮嘱要看好盛安安,思绪翻涌间,也就记起张薇这个人。

    一个疯女人。

    疯狂迷恋盛安安,近几年找的女人,全是盛安安的替身。哪怕只有一枚泪痣相似,张薇也爱得入迷,滥交成性。

    不知有多脏,她竟敢把脏手伸向他的女人。

    不知死活!

    陆行厉怒火中烧,去到酒店后,马上上去找盛安安。

    酒店负责人和杜女士紧紧跟着他。那负责人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陆行厉派来的保镖,就已经找上门,他现在很紧张,该不会是闹出人命吧?

    倒是杜女士心知肚明,还劝了陆行厉一下:“厉少,我和张薇熟悉,她不会乱来的,她只是和安安交朋友而已,没事的,你先不要生气。”

    杜女士想两头讨好。

    在既没得罪陆行厉,也没得罪张薇的情况下,轻轻解决问题。

    她事后,也不至于和张薇闹得难看。

    “怎么才算有事?”陆行厉侧过身,问杜女士,他忽而一笑,阴森至极:“要不让你试一下有事的滋味。”

    杜女士吓得浑身僵硬。

    她想起以前那个因为得罪陆行厉,被砍掉手指的女明星。现在过得猪狗不如,落魄得很。

    她马上闭嘴,看着陆行厉进了电梯,门关上后,杜女士虚软了身体。

    这时,马玲玲才敢露面。她们都是人精啊,躲麻烦的本事还是一绝的。

    “你不跟上去看看?”马玲玲问道。

    “我能看什么,上面两个疯子啊。”杜女士捂住胸口,仍有余惧。

    张薇一个就够她受的了,再加一个陆行厉,杜女士还活不活了?

    她侥幸的想:“陆行厉本来就不是一个好人,还好我私下通知他了,不然肯定要招来大祸。刚刚不该劝他的,这种男人,哪有人劝得住?差点把自己搭进去,好险!”

    其实要怪沈安安的。

    沈安安太纯然,让杜女士有种错觉,这么纯然的女人,都能待在陆行厉身边,陆行厉本性,应该也是好的吧?

    事实上,能吓死个人!

    还好叫他来了,杜女士不敢想象上面的情况。

    靠近房间门口,陆行厉已经能听到里面传出来的暧昧声音,是女人的呻吟,轻轻柔柔的,很像盛安安。

    陆行厉脸色雪白,随即抬起脚,猛然破开房门。

    “我的脚底按摩,是跟一个中医老师傅学的,你感觉如何?”张薇笑道。

    “嗯……有点疼。”盛安安微微沉吟。

    “疼才是好事呢。”张薇美滋滋的,她的安安,声音叫得真好听!

    突然的巨响,让盛安安倏地抬起头,看到闯进来的陆行厉。

    她讶然:“陆行厉?”

    房间里的景象,还算正常,至少不是陆行厉想象中的那样。

    张薇只是在给盛安安做脚底按摩。她精致的玉足,正在张薇的手里。

    陆行厉眼眸一沉,走过去暴力拽开张薇,力度之大,险些要张薇手臂脱臼。

    张薇没有过多的抵抗,她似是认命一样看着陆行厉,极度不甘心:“怎么又是你?你总在坏我好事!”

    上次也是,这次也是,要不是陆行厉,她早他妈得到盛安安了!

    哪怕只能碰一次,也好啊!

    想到这里,张薇整张脸都气得扭曲,猛然一脚踢翻旁边的小茶几,玻璃破碎一地,差点溅伤坐在贵妃椅上的盛安安。

    “你做什么!”盛安安怒道,意识到张薇不正常。

    “抱歉,吓到你了。”张薇说,却不太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我实在是太生气了。”

    是啊。

    仇人见面,怎能不生气。

    张薇恨不得捅死陆行厉。

    陆行厉一眼也不想看张薇,嫌恶心。

    他迅速来到盛安安身边,拿起盘子上的热毛巾,擦拭盛安安被人碰过的小脚。而后,眼风凌乱的掠过张薇,杀意阴暗翻涌:“就你这个同性恋,也配碰我的人?你活腻了!”

    盛安安醍醐灌顶般,木然看着张薇。

    她瞬间明白,以前她想不懂的一些细节。

    “你是……”盛安安细思极恐。

    张薇斜着头,无害的笑了下:“别听他说的,他是个骗子。”

    盛安安却是打从心底相信陆行厉的。

    有陆行厉在,她不可能相信他以外的人。

    她唇色渐渐煞白。

    张薇灿烂的笑容,冷了下来,恶狠狠瞪着陆行厉:“有些事看破不说破,你怎么一点男人的风度都没有啊?”

    “对你这种诱骗女人的惯犯,需要什么风度?”陆行厉狠戾道,然后横抱起盛安安,转身出去。

    张薇不甘心自己看上的猎物就这样走了,她爬起身想跟出去,却被一行保镖给拦住下来。张薇这次来江城,是谈工作的,没带多少人过来。

    她本就劣势,现在更不是陆行厉对手。

    “要不是你、要不是你坏我好事,当年,我早就得到手了!”张薇在保镖的拦截下,发狂大叫。

    看小说就上《笔趣阁小说网www.yyzxtg.com》

http://www.yyzxtg.com/0_316/4381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