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www.yyzxtg.com > 玄幻小说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八十六章 西域局势
    神龙殿。

    秋日将近,夏日将去,天上的日头似乎想要将最后一分能量趁着这夏天的尾巴全部倾泻在大地上,天干物燥,热浪滚滚,窗外的大树上知了拼命嘶叫,有些打蔫儿的树叶纹丝不动。

    内侍总管王德正指挥着几个小内侍持着粘杆,将树上嘶叫的知了一只一只的捉下来。天气太热,半丝凉风也无,几个人热得汗流浃背却也不敢停歇,皇帝陛下正在殿中处置政务,若是因为知了的嘶叫声扰了陛下,耽搁了政务,那可了不得。

    李二陛下便坐在靠窗的书案后,停下笔,抬手揉了揉脖颈。

    尝长时间埋首案牍,总是会使得颈椎腰椎受损严重,不过好在徐惠妃是个按摩推拿的好手,那一双柔弱娇嫩的小手儿倒是也几分力气,每一次推拿都能令他感到轻松愉悦……

    窗前是一颗冠盖如伞的大槐树,遮住了酷烈的阳光,枝叶间洒下细细碎碎的光斑,殿内正中则摆放着一个巨大的冰盆,冰块儿慢慢溶解,释放出沁凉的冷气。

    房俊这厮总是别出心裁,一天到晚鼓捣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说这些是奇淫技巧吧,偏偏也能有如同玻璃这等敛财之物,更能有火药、火枪、火炮这等军国重器,即便是这不起眼的制冰之法,亦能使得制冰的成本大大下降,放在以往,即便是身为皇帝亦不能这般奢侈的每日里耗费大量冰块儿。

    可若说他心灵手巧、于国有功吧,亦有不妥,古往今来,就没有哪个大臣成天琢磨这些个东西的……

    挠了挠眉毛,将书案上放置的冰镇酸梅汤一口饮尽,重新将目光投注到案头的奏疏之上。

    批着批着,忽然停下笔来,蹙着眉头将这份房俊呈递上来的奏疏仔仔细细看了一遍。

    病榻之上亦能提笔上奏,这份勤政之心倒是破位可佳,只是这奏疏的内容却令李二陛下有些不爽……

    诚然,若是阿拉伯人悍然进军西域,安西军只能正面硬撼,僵持不下之时,一旦吐蕃趁火打劫,顺势将大军开上葱岭,居高临下虎视西域诸国,的确有可能截断安西军的后路,使得安西军首尾难顾、陷入牢笼,动辄有全军覆没之厄。

    然而问题的关键在于……区区一个阿拉伯,便能够使得安西军如临大敌、甚至难撄其锋?

    不可能。

    李二陛下对于自己麾下的虎贲有着充足的自信,而这份自信是建立在覆灭突厥、薛延陀,以及数度出兵西域尽皆大胜而还的基础之上,阿拉伯人纵然有几分战力,然而劳师远征、奔袭数千里,早已人疲马乏,而安西军驻守西域以逸待劳,怎么可能不是阿拉伯人的对手?

    只要安西军能够击溃来犯的阿拉伯人,那么所谓的吐蕃居高临下进逼西域甚至截断丝路就是一个笑话……

    李二陛下摇摇头,将这份奏疏放在一边,继而拿起下一份翻阅,随手拿起毛笔准备批复。

    然而手中顿了一顿,重新又拿起房俊的奏疏,字斟句酌的又看了一遍,尤其是奏疏后段所阐述的西域之于帝国之重要性。

    好半晌,李二陛下才将奏疏轻轻放在桌上,起身从书案之后走出,负手站在窗前,眼睛看着院子里内饰门爬上爬下汗流浃背的捉知了,脑子里却是思索着那份奏疏。

    良久,李二陛下高声道:“王德!”

    正指挥着内侍粘知了的王德闻听,赶紧一溜小跑来到窗前,恭声道:“陛下有何吩咐?”

    “去将英国公叫来,便说朕有政务相询。”

    “喏!”

    王德不敢怠慢,赶紧带了两个小内侍,亲自出宫前去英国公府。

    这会儿已然接近未时末,朝中各处官署尽皆下值……

    ……

    李绩正在府中与友人饮茶,听闻陛下相召,赶紧换了一套衣衫,也来不及沐浴,便策马赶到太极宫。

    进了神龙殿,见到李二陛下正在窗前伏案批阅奏折,上前一揖及地,道:“微臣奉召前来,未知陛下有何吩咐?”

    李二陛下手下不停,只是道:“懋功稍后片刻。”

    直至将这一份奏折批阅完毕,放到一旁,这才起身,拿着房俊的那份奏疏,拉着李绩来到书案一侧的椅子上做好,命人奉上香茗,这才将奏疏递给李绩,道:“此乃房俊所呈之奏疏,事关西域局势,懋功你如今虽然不再担任兵部尚书,但前次统军出征,扫灭西域叛逆,对于西域之局势必是了若指掌,你来给朕参详参详。”

    “喏。”

    李绩赶紧双手将奏疏接过,仔细观看。

    对于房俊的才华能力,李绩素来高看一眼,认为此子见闻广博、所提出之谏言每每能够切中时弊,且不拘泥于俗套,往往可以从一个新奇的角度去看待事物,并且能够给予新颖的处置方法,放眼朝堂,少有人可以与之比肩。

    细看之下,果然没有令他失望。

    “陛下,这份奏疏之所言,看似有些不切实际,实则预见性非常强,对于西域局势之把握丝毫不在微臣之下,可见房少保自从担任兵部尚书之后,对于帝国周边之形势下过一番苦功。尤其是后段对于西域之于帝国重要性的阐述,可谓鞭辟入里。如今帝国周边之强敌,薛延陀灰飞烟灭,吐谷浑苟延残喘,突厥元气大伤远遁大漠,高句丽弹丸之地、土鸡瓦狗耳,皆不足惧。唯有吐蕃厉兵秣马野心勃勃,因其依仗高原之利,吾大唐兵卒不服水土,很难攻入其腹地,故而必将成为吾大唐往后多年之强敌。事实上,若非房少保当初突发奇想弄出的那个‘青稞酒’,使得吐蕃国内的粮食被大部分消耗,估计那位松赞干布早已耐不住性子,会师自高原顺势而下,攻略大唐州府了。”

    李二陛下微微颔首,这一点,李绩与他的观点相同,都颇为赞同房俊的预见。

    只不过……

    “依照懋功之见,难不成也认为阿拉伯人会对安西军产生威胁,甚至有可能击败安西军?”

    李绩谨慎道:“阿拉伯人究竟如何勇猛善战,微臣只是从往来西域大食的胡商处闻听一二,并不曾亲眼所见,所以阿拉伯人与吾大唐雄师到底孰强孰弱,微臣不敢妄下断言。但是行军打仗,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如今对于阿拉伯人之根底一无所知,任何战果有可能发生。再者说,未虑胜先虑败,不能盲目的自信于大唐虎贲之实力,而是应当在未战之前便考虑好各种结果,事先做好应对之道,则即便一时间战事有所不利,亦能从容应对,不至于损失太大。”

    “嗯……”

    李二陛下颔首。

    他自己亦是出类拔萃的统帅,自然明白李绩所言句句在理,正是行军打仗所必备之要素。

    什么以少胜多、背水一战,那都是山穷水尽走投无路的时候才不得已施行的战略,古往今来,以寡击众的战斗数之不尽,绝大多数都是以失败告终,偶尔出现那么一两次例外,所以惊奇而稀少,古今传诵。

    岂能作为常例?

    真正的统帅,就是要以强悍的实力,通过事先周密的部署安排,以堂堂之师正面对决,一路碾压过去,任敌人千般诡计、万般算计,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如螳臂挡车、不堪一击。

    但是同时李二陛下也清楚,如今的西域,若想让安西军成为堂堂之师正拥有正面对决不惧任何强敌的实力,那就必须自关中派遣军队予以支援。

    安西军多少人?

    郭孝恪贪功冒进殁于战阵,导致精锐的安西军兵卒大部分阵亡,李绩率军进入西域平叛之后挥师返回长安,只留下了两万兵卒驻守西域。

    的确,这两万兵卒各个以一当十、乃是精锐之中的精锐,然则面对不知根底的阿拉伯人,很显然并不保险。

    更何况背后还有虎视眈眈的吐蕃。

    增兵啊……李二陛下叹了口气。

    看小说就上《笔趣阁小说网www.yyzxtg.com》

http://www.yyzxtg.com/0_30/4683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