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www.yyzxtg.com > 玄幻小说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 威逼利诱,图穷匕见
    听到长孙无忌说“江南余孽”,萧瑀胡子眉毛一起抖了抖,却闷不做声。

    这话不好听,但是他跟长孙无忌的立场是一样的,商税什么的,绝对不能收,一个华亭镇就已经让江南世家叫苦连天,每年白白流逝大量利润,若是所有商业尽皆缴税……那就没法活了。

    岑文本与长孙无忌争执不下。

    事实上这等争执谁也奈何不得谁,谁都能讲出个道理。

    最根本的道理,天下商贾货殖尽在世家门阀之手,而世家门阀是帝国稳定的根基,所以就算皇帝再是如何强势,也不能置社稷稳定而不顾,强势从世家门阀手里夺取利益。

    即便是嚣张跋扈自认天下第一的隋炀帝也不敢这么干,即便他没干也亡了国……

    淡然看着两人争论,李二陛下默不作声,慢慢的呷着茶水,待到两人争论的口干舌燥谁也奈何不得谁,李二陛下才敲了敲桌子,慢悠悠说道:“房俊于倭国获得经商口岸开设之权,这事儿大家都听闻了吧?”

    见到皇帝将话题岔开,长孙无忌和岑文本也不争辩了,喘了口气,坐着不言语了。

    太子展颜道:“房俊办事,确实得力,这一手声东击西耍得漂亮,高句丽那边风声鹤唳,将自家的水师都藏了起来,房俊却拐了个弯跑去倭国占了个岛,发现了金矿,然后又出兵平定倭国内乱,得了开设通商口岸之权。自今而后,大唐货殖行销倭国,只需按照倭国规定只税赋缴纳即刻,享受与倭商同等之待遇,再想如以往那般给大唐货殖加收重税,却是绝无可能。”

    马周也道:“华亭侯此功利在千秋,陛下当予以嘉奖。”

    李二陛下缓缓颔首。

    长孙无忌、萧瑀、张行成也一起附和,毕竟开辟倭国商路,他们这些人都是受益者,当然,收益最大的还是朝廷,因为所有进入倭国的货殖势必要经过市舶司,被敲骨吸髓一番,在所难免……

    可即便是这样,倭国庞大的市场也足矣让大家赚得盆满钵满。

    然后,马周缓缓说道:“陛下,虽然开通倭国商路乃是利国利民之好事,但商贾短视,只知逐利,若一窝蜂也似的都奔向倭国,势必会使得自己人跟自己人竞争,白白让倭人得利。以微臣之见,何不令市舶司厘定配额,甄别商贾,予以分发执照,唯有握有执照者方可前往倭国经商?如此一来,则使得一众商贾尽市舶司的控制之下,货物的定价、销售皆可统一调度,胡乱定价欺行霸市者,予以吊销执照之严惩!”

    此言一出,长孙无忌等三人差点跳起来破口大骂!

    倭国虽然比不得大唐疆土万里、生民亿兆,可是照比那些个蕞尔小国也算是庞然大物,一旦获得其过通商之权,就算拉一船石头过去也照样赚钱。如此旷阔的一个市场,意味着海量的财富,自然是谁有能耐谁就去赚。

    可是若当真甄别商贾分发执照,那就等于死死的掐住了商贾的脖子!

    届时,市舶司让你往东,你就不敢往西,让你追狗,你就不敢抓鸡……不服?不服就吊销的你的执照,回家玩蛋去吧!

    这还没完,太子在一旁又添了一句:“马府尹之谏言的确高屋建瓴,可以使得大唐商贾之间少了竞争,多了合作,大家相互抱团而非明争暗斗,自然可以将利益最大化。父皇,儿臣以为,南洋诸国亦可颁行此法。”

    萧瑀脸都绿了。

    天下商贾尽在世家门阀之手,但是对于南洋来说,显然江南士族占了地利的便宜,自古以来江南豪商便行船海上,将货殖贩卖于南洋,根深蒂固,所以获利更大,而对于关陇贵族来说却是可有可无。

    他想要便说点什么,但是又显得吃香太难看,就在他游移不定的当口,只听李二陛下缓缓说道:“诸位爱卿,收缴商税,诚乃刻不容缓之事,商贾亦是大唐子民,百姓种地需要纳税,商贾行商却不纳税,何其不公?取商税以补国用之不足,理所当然也。”

    这就算是乾纲独断了,不管你们答应不答应,朕一意孤行!

    这哪儿能行?

    长孙无忌、萧瑀、张行成尽皆有些傻眼。

    皇帝虽然有些自负刚愎,但是平素还是能够听得进去谏言的,难不成魏徵死了,这位没了天敌,再无顾忌?

    三人心里默默组织着言辞,便听得皇帝幽幽说道:“闽粤之地货殖运往华亭镇出海,需经由吴越群山,其中雁荡险峻,虽已命有司开凿山路,却依旧难行,来往客旅时有灾祸发生,朕心不忍。若装船出海,则需沿着海岸北上,抵达华亭镇还要卸船清茶数目,检索有无违禁之物,费时费力。是以,朕拟在闽粤之地沿海择取一地,增设市舶司,一应规制皆仿照华亭镇市舶司,诸卿以为如何?”

    萧瑀立即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大唐油水最肥的官是哪个?

    不是民部尚书,不是将作监大匠,更不是工部主事,甚至连负责制造钱币的官员都算不上,而是市舶司主事!

    华亭镇市舶司每一天进出货殖有多少?

    没有内部的账簿,外人很难知道其中详细,但是据有心人估算,最起码每一天在市舶司账面上呈现的货殖,绝对不会低于三十万贯!

    这仅仅是一天!

    一年算算得有多少?

    一个亿……

    虽然仅只是账面上货殖的估值,连流水都算不上,但须知道,商税可是按照成本来收取的!人家市舶司不管你卖多少钱、赚多少钱,逢十税一的税率是实打实的。

    一个华亭镇市舶司,一年收取的商税就高达一千万贯,必去年全国税赋的总和还多,是武德初年全国税赋的三倍……

    也难怪皇帝心心念念全国收取商税,这钱收起来实在是太过瘾了!

    这也就是房俊身家亿万富可敌国,犯不着用贪墨的手段去敛去钱财,否则整个华亭镇市舶司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是他的人,想贪多少钱贪不到?

    当然,也正是因此,皇帝才会将这个肥得流油的差事交给房俊一手掌控……

    现在问题来了,闽粤增设市舶司,主事是谁?

    房俊自然不可能身兼南北两个市舶司的主事,那么新增的这一个,就势必要从朝中择取。

    谁若是能够将这个职位攥在手里,想不发达都难!

    甚至不需要去贪墨公帑,只需要手稍微松一松,一年流出来的财富就足以抵得上一个顶级门阀的收入……

    萧瑀压制着自己的心跳,脑筋飞速转动。

    他当然知道皇帝绝不会轻易的将这个市舶司的主事随意的交给任何一个门阀的人,但是他更清楚,今日皇帝与太子一唱一和,旁边还有马周、岑文本这两人搭腔,绝非只是要求各地兴建社学和新增市舶司这个简单。

    长孙无忌与张行成同样心底狐疑,都在斟酌着皇帝的真是意图。

    李二陛下也不是个城府甚深的人,弯子绕了一圈,他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心忖房俊这个棒槌何时学来的这般虚伪狡诈?想着奏报上那条条框框的谏言,心底便有些不爽。

    与这些先铺垫再抛饵最后一手大棒一手甜枣的迂回算计相比,他居然觉得那厮还是直来直去不服就干的行事风格让人更爽快一些……

    当然他也知道,商税是大事,务必谨慎,再多的谋算迂回都不算过分。一旦成行,朝廷就会万古千秋收益,将钱从世家门阀的口袋里掏出来贴补国用,此消彼长,门阀势力自然衰弱。

    甚至可以说,商税的重要程度只是比科举低了那么一点点……

    李二陛下觉得诱饵和甜枣都给的差不多了,威逼利诱都用上了,是时候将大棒子拿出来,好好敲打敲打这些世家门阀。

    于是,他轻咳一声,沉声道:“天下社学,千千万万,乃是为国举才之根本,所以朕决定,从内帑拿出钱来,修建学舍、补贴学子、延请教师!于此同时,天下商贾按照十税一的税率缴纳商税,予以永制!所得之税款,将用于城池的修葺、道路的维修、各州府县医馆的补贴!”

    然后,他挺直腰杆,虎目环顾,一字字问道:“谁……众卿可有异议?”

    看似威严肃穆,实则心里却在嘀咕:还好没将房二那个棒槌教的话说出来,不然太丢人了。

    什么“陛下彼时虎踞上座,瞋目四顾,厉声曰:谁赞成,谁反对?则堂下臣工必然战战兢兢,诚惶诚恐,俯首帖耳矣”……

    娘咧!

    那是皇帝能够做出来的样子么?

    简直就是市井游侠啸聚分赃,有失帝王之身份。

    看小说就上《笔趣阁小说网www.yyzxtg.com》

http://www.yyzxtg.com/0_30/4677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