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生们纷纷表示疑惑。

    引路人告诉他们:“很简单,你们可以自己想办法上去,或者乘坐风鸟上去。”

    “风鸟?”

    “风鸟就是那边的那些鸟。”引路人十分好心的指给他们看。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只一人多高的银白色大鸟停在不远处的悬崖下方,身上套着鞍具,旁边还守着一个昏昏然打瞌睡的老头。

    老头的身边竖着一块牌子,上面明码标价:乘坐风鸟,5积分一次。

    “居然还要积分?”有考生诧异的叫了起来,十分肉痛,“我们都是新生而已,在入学考试的时候本来就没有赚多少积分,这5积分对我们来说也太贵了。”

    他们可不是叶萦那样的大户,有5000多积分可供随意挥霍,他们中的很多人也不过才几十、一两百积分而已,更有甚者,就连几十积分都没有,这5积分根本就拿不出来。

    可是引路人说:“那就是你们自己的事了。”

    众考生面面相觑。

    有人问他:“如果我既拿不出积分,又没有办法,自己飞到那些编织巢里去呢?”

    引路人同情的看了他一眼:“身为你们的前辈,我也只能告诉你们可以在悬崖下面打地铺了。只不过这悬崖附近的风大,晚上刮起来连人都站不住,要是在太阳落山后你们还没能成功进入编织巢,那就自求多福吧。”

    他这个答案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在血火学院,自求多福四个字意味着什么,是再明显不过的了。

    他们原本以为进入学院就安全了,如今看来,这样的想法还是太天真了。

    叶萦混在众多考生中,静静的听他们吵吵闹闹。

    她也觉得这血火学院简直就是坑到没边了,丧心病狂,就连这5积分也想赚。

    可是,如果不给这5积分好像真的上不去的样子,起码以她现在的能力,是根本就没有办法御风飞行的。

    而她空间里的几只魔宠,连同小玄凌,更是一个比一个废,都不会飞,关键时刻谁也指望不上。

    她认命的叹了一口气,走到那悬崖下的风鸟旁边去,对风鸟边上打瞌睡的老头说:“老爷爷您好,我要乘坐风鸟。”

    老头子慢悠悠的抬起眼皮来,很不满:“我有这么老吗?”

    “啊?”叶萦愣了一下,她也算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尤其是在老头子和老太太堆里很吃得开,倒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对他不满的老头。

    “您当然不老,”叶萦见风使舵,麻利的改了口,“您可年轻着呢白鸟伯伯,谁要是说您老,我第一个帮您揍他。”

    说着,一双眼睛笑眯眯地弯成了月牙。

    那看守白鸟的老头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对她说:“手伸出来。”

    叶萦连忙把一只手伸了过去。

    老头说:“是戴学院手镯的那只。”

    叶萦连忙又换了一只手。

    老头也伸出自己的手来,手上带着一只与叶萦差不多的学院手镯,所不同的是,他那只是纯黑色的。

    看小说就上《笔趣阁小说网www.yyzxtg.com》

http://www.yyzxtg.com/0_174/4588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