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扯八道!”江老太太整个人都晃了晃:“什么命案,我们江家怎么可能出……”

    是了,是了,是那个姓云的野丫头,八成是她搞的鬼,什么过节,什么要亲自报复,全是幌子,她根本是来帮江意澜的!

    江老太太直气的全身血都往上涌,终日打雁的人却被雁给啄了眼,还是在自己家里!

    “老太太,现在怎么办……”

    “先去祠堂。”

    江老太太闭了闭眼,声音有些消沉嘶哑,她看了一眼祠堂的方向,复又快步向前走去。

    云茴此时正趴在秦湛怀里呜呜咽咽哭个不停,一副受了惊吓弱小无助的可怜模样,唐霁朝白眼都快翻出天际了,却也只能忍住。

    谁让他湛哥半个字怨言都没有,哄小猫一样正一遍一遍摩挲着云茴的头发,柔声安抚个不停呢。

    咱能说什么,咱也不敢问啊。

    谁知道人家小两口又在玩什么情趣?

    江老太太还未走近就听到了云茴夸张的哭声,她不由得厉目看过去,“这到底怎么回事,秦公子,怎么说这也是我们江家的地界,你们闹成这样,未免也太不把江家放在眼里了吧!”

    “老太太您息怒……”唐霁朝忙笑着打圆场,江老太太看也不看他:“霁朝你闭嘴,看在亲戚的份儿上我今日不和你计较,就问秦公子一句,这又是警察又是救护车,到底是出了什么天大的事儿!”

    “我们哪知道啊,谁知道你们之前怎么虐待她了,我就打了她一巴掌,踢了她两脚,她就昏迷不醒了……呜呜呜呜呜……谁想到她这么娇弱了……”

    云茴哭着说着,又委屈巴巴的看着秦湛抽噎不停:“秦湛,我怎么办啊……我会不会要坐牢啊,江家不会告我吧,你看我手腕就这么细,我哪有劲儿杀人啊……呜呜呜呜呜……”

    “别怕,救护车已经到了,她会没事儿的,你也不会坐牢,相信我。”

    云茴又抽了抽鼻子,瞥了江老太太一眼:“那他们江家要是讹我怎么办啊……”

    江老太太差点没气的吐血,她真是再没见过比这野丫头还会颠倒是非还会坑蒙拐骗还厚颜无耻混淆黑白的人了!

    “放心,警察不是也来了吗,警察一定会查清真相的。”

    “嗯。”云茴乖乖点点头,小猫一样伏在秦湛膝上,娇气道:“反正你得护着我,不管怎样都得护着我。

    “好。”秦湛又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发,眼底含了柔软的一抹笑:“放心。”

    “秦公子,我们江家有私人医生,再者说,这是我们江家的私事,也轮不到外人插手……警察和救护车都是你招来的,还请秦公子出面去摆平了。”

    江老太太说完,秦湛立时淡淡笑了一笑:“老太太,还是先把人送到医院检查一下吧,毕竟,茴宝把人给打晕了,我们总要确定没闹出人命,江小姐将来也不会落下什么后遗症才能放心不是?”

    “秦公子,我老太婆在这里向你保证,不管以后我们家这丫头怎样,都和你,还有云小姐无关……”

    看小说就上《笔趣阁小说网www.yyzxtg.com》

http://www.yyzxtg.com/0_11/2450.html